花月痕

花月痕》是一部清朝的小说,由魏子安(魏秀仁)所著。全书共五十二回。主要讲述韩荷生和韦疾珠与青楼女子杜采秋和刘秋痕的爱情故事。

《花月痕》讲述两对恋人的故事,专“叙男女杂沓之狭邪”[1],韩荷生在沙场上屡建奇功,封侯拜官,其妻杜采秋受一品夫人封典;至于韦疾珠则怀才不遇,穷困潦倒,最后重病身亡,其妻刘秋痕亦自缢死。

魏子安作《花月痕》,自序称“初不以自明,益与为惝恍诙谲,而人终莫之测”,其好友谢章铤指出“创为小说以自写照”,“其书中所称韦莹字痴珠者,即子安也”。《花月痕》深受《红楼梦》的影响,《花月痕》第二十五回就写道……采秋道:“……妙玉称个‘槛外人’,宝玉称个‘槛内人’;妙玉住的是栊翠庵,宝玉住的是怡红院。……书中先说妙玉怎样清洁,宝玉常常自认浊物。不见将来清者转浊,浊者极清?”《花月痕考证》一文则考证出韩荷生即何梦庐的原型,小说中的名妓杜采秋 、娟娘则分别是水芙蓉、沙阿嫩。

《花月痕》是“鸳鸯蝴蝶派”小说的鼻祖,小说中提到“鸳鸯蝴蝶”不下几十处。张春帆在创作《九尾龟》时,引《花月痕》之文,赞扬韦痴珠的气派。并且引用了其中“卅六鸳鸯同命鸟,一双蝴蝶可怜虫”的语句。郑逸梅宣称“我对于小说,喜欢三部,一《花月痕》,二《红楼梦》,三《三国演义》”[2]。郭沫若提到《花月痕》对他有着“挑拨性”,“秋痕的幻影弄得人如醉如痴了”[3]

《花月痕》后段夹杂不少妖异故事而遭到诟病。蒋瑞藻评:“《花月痕》小说, 笔墨哀艳凄婉,为近代说部之上乘禅,惜后半所述妖乱事近于蛇足,不免白璧微瑕。”[4]鲁迅亦批评说:“至结末叙韩荷生战绩,忽杂妖异之事,早如情话未央,突来鬼语,尤为通篇芜累矣”。

注释

  1. ^鲁迅《中国小说史略》第二十六篇
  2. ^纸帐铜瓶室主《自说自话》,《永安月刊》第116期,1949年出版。
  3. ^郭沫若《少年时代》第49页,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出版。
  4. ^蒋瑞藻《小说考证》引《雷颠随笔》

参考书目

  • 《魏子安先生年谱》附《花月痕考证》
第一回 蚍蜉撼树学究高谈 花月留痕稗官献技第二回 花神庙孤坟同洒泪 芦沟桥分道各扬镳第三回 忆旧人倦访长安花 开饯筵招游荔香院第四回 短衣匹马岁暮从军 火树银花元宵奏凯第五回 华严庵老衲解神签 草凉驿归程惊客梦第六回 胜地名流楔修上巳 金樽檀板曲奏长生第七回 翻花案刘梧仙及第 见芳谱杜采秋束装第八回 吕仙阁韩荷生遇艳 并州城韦痴珠养疴第九回 水阁太史解围 邂逅寓斋校书感遇第十回 两番访美疑信相参 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