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雲无想经

盲今已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以怜愍心。受我等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於先作众罪心。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重罪得灭。渐生善法。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量众生。得根信。无量□□□□□□□□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□□□□。

尔时会中。有一梵志。名曰直道。即从坐起。惊愕举手。而作是言:大众尽知瞿昙沙是大妄语。先常说言作五逆罪。诽谤正法。毁呰圣人。用招提僧物及佛法物。犯四重禁。比丘比丘尼。邪见是十种人是地狱种。现在不能断欲界结。证沙门果。不能增长无上正法今者乃说有正信心。悔先所作。罪则得灭。还能增长如来正法。不信之者,名地狱人有正者,名如法祝云何瞿昙作二种说。信我法者,名为正见。不信我法。名为邪见。瞿昙沙不观先言:复说是语。如是一切。云何得名一切智也。瞿昙沙门非一切智。非一切见。说切见。诸外道等。亦作是说。我一切智。我一切见。信我道者,名为正见。信瞿昙者,名邪见。如是二语。有何差别。若无差别。云何分别是正是邪。尔时世尊,告大雲密藏菩萨诃萨言:善男子,谛听谛听。一切众生。为四颠倒之所围绕。复有四不具法。所谓戒见威正命。因是八法。能令众生行黑闇处。不能分别邪之与正。法与非法。善男子,是道梵志於大众中。惊举手言:沙门瞿昙。作虚妄语。是言即虚。善男子,一切法虚。如来能说。故如来不为妄语。一切诸法。无性无定。无体无缘。不可定说。空无出灭。不名为物。无不净。如梦如幻。如水中月。如热时炎。如?兮声乡。如乾闼婆城。龟毛兔角。贪瞋痴体无有真实。因恶觉观。而便出生。本无今有。以有还无。善男子,一切众生。不知是相。故唱言:沙门瞿昙。作二种语。虚妄而说。如来虽说十种众生。信者则能除灭众罪。不生者,则入地狱。善男子,若有罪人。能作如是观法相者,是人名信。能灭众罪。如其不能是观者,名为无信。是地狱人。善男子,有师子吼无上梯智回复无生忍无边神足法门陀罗菩萨摩诃萨。若有成熟是陀罗尼。於大会中。宣说一偈,则能摧灭一切邪见。破颠倒心。心数法。离一切疑。能破慳贪瞋恚痴垢。善男子,若复有人。具无量罪。闻是持已,於七中。至心念佛。不念一切世间之事诸烦恼结。是人即见一切三界三世阴入界,犹如大风。人尔时,心如风等。观一切法。三界三世诸阴入界。都无所著。不可宣说。是人名为不著界诸阴入界。作是观时。於三界中。不名清净。不名不净。不名解脱。不名系缚。不名为不名为彼。不名凡夫。不名圣人。不名为去。不名为祝是人终不为凡夫法之所诳惑。断切想。见倒心倒。见五欲乐。如风如空。虽从世法。说有五欲。而其内心。都不染著。不不灭。而能断除一切恶法。如先所说,十种众生。善男子,是梵志者,以不解故。唱如是沙门瞿昙。作二种言:虚妄所说,善男子,若人能观如是法相。是人即得无生法忍。若得忍。当知是人决定得成无上道果。若有善男子善女人。获得如是陀罗尼门。心喜赞诵惠念宝。至心供养。是人则为一切人天之所恭敬。亦为天人四大天王之所拥护。虽未解脱。亦除灭一切重罪。业障烦恼障。报障法障。乃至梦中。终不失於菩提之心。具足获得四无碍不为世法之所染污,犹如莲花。离诸怖畏。四魔大怨。不能为恶。能增长善法。凡有所说众乐听受。见皆生怜。怜已能救。远离邪书。不善恶友。身无四百四玻能济众生一切患常施众生。欢喜快乐。随所生处。诸根完具。四无量心。无能动转。见怖畏者,心生愍念如亲父母。常为众生。乐见爱念。虽不贪利。而为一切之所供养。远离五盖。乐顺善法。客因缘。暂时睡眠。梦中则见十方如来诸菩萨等。如是菩萨初未闻法。悉皆得闻。分别十及十恶法。示生死苦。开大方便。说菩萨戒。即闻法已生喜信。以是因缘。舍命之时,心退转。不生怖畏。见十方佛。所言不错。舍身即得